伊尔三司

Team Iron man/铁人中心/盾铁初心/虫铁新欢/HP/RDJ

【霜铁霜友情】后来泰坦星发生了什么?(甜饼,一发完)

阿斯加德葡萄:

霜铁霜友情向、微锤基、微虫铁。



后来泰坦星上发生了什么?






Tony把沾了灰的指尖贴上胸口,颤抖起来。

Tony张着嘴,努力想要呼吸,可呼出的气都变成哭泣声,在泰坦废墟上回荡。

“好吵。”

Tony觉得这声音有点耳熟。

“谁…”Tony的话还没问出口,就晕了过去。





Loki又一次掉进了那个虫洞。

那个他第一次遇见灭霸的虫洞。

这次可没有宇宙魔方让他来去自如了。

Loki无奈地躺在泰坦的断壁残垣上发呆。

脖子还火辣辣地疼,阿斯加德号的爆炸声还依旧让他的耳朵嗡嗡作响,哥哥小声的抽泣还紧紧揪着他的心。

也不知道Thor怎么样了。

Loki颓废地躺在地上。

直到不远处传来呜哇呜哇的哭声。

Loki费劲地撑起身体,看到不远处缩成一团的人影,想努力站起来,又倒了下去。

然后哭泣声变成了嚎啕声。

Loki挣扎着抬手,念出一段催眠咒语。

泰坦星恢复了安静。





导致现在Loki看着钢铁侠戒备的眼神,觉得自己像那些小破酒馆里的痞子,正在欺负一个好人家的姑娘。

“我真的什么都没做。”Loki一脸无辜,“我只是让你睡了一会儿而已,你太吵了。”






Tony刚刚睡得太好,现在还有点懵:“你哥哥呢?”

Loki乖乖地坐在他不远处,表情看起来有点茫然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Tony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才像找茬儿的那个。



一人一神警惕地瞪了对方一会儿,觉得有点尴尬,转开了视线。


泰坦星破败荒凉,还真没Loki好看。




“好吧。”Tony叹了一口气,又把视线转回Loki身上,“那你是怎么来的?”现在他只想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。他想要知道灭霸去了哪,地球怎么样了,他该怎么做,才能为自己的睡衣宝宝复仇,能平息自己心里翻滚的愤怒和懊悔。

“虫洞。”Loki给出答案,“不过如果你想通过这个离开的话。我可以告诉你那个虫洞附近什么都没了。”Loki知道钢铁侠在想什么,他刚刚趁他睡着的时候看了他的记忆。

没有Thor,也没有灭霸的死亡。有关于那个孩子和未来的梦,摩根?
有身边人的接连消逝。

“本来有什么?”Tony好奇。

“阿斯加德。”

而现在一切都没了。

Loki躲开了Tony的视线,低下头去,像个流浪的小狗。

流浪的小狗击中了Tony的心,Tony不自主地冲Loki安慰地笑笑:“跟我回地球吧?地球最近出了邪神Loki惨兮兮味的冰激凌。”

“如果冰激凌店主确认存活的话…”Tony补充。

“噗…”Loki笑出来,“你真的很不会安慰人。”

Tony无所谓地笑:“你会奇异博士那种的传送门吗?”

“奇异博士?那个二流法师?”Loki皱了皱眉,“那种传送门不过雕虫小技,不过是需要借助法器的力量凝聚,空间扭曲的魔法而已了。毫无技术含量,更何况我对那种需要介质的魔法施展毫无兴趣…”

“等等…”Tony伸手在Loki眼前晃了晃,打断了Loki的滔滔不绝,“这听起来像你和他见过一面,还吃了他传送魔法的亏,然后回去暗搓搓认真研究了一遍,发现自己做不出玄戒只好鄙视它辣鸡?”

“没有,不是。”Loki干巴巴地说。







“银河护卫队过来的飞船呢?也许我们可以坐那个回去。”Loki转移话题。

“你看了我的记忆?!”Tony警觉,差点跳起来。

“嗯,对不起。我只想知道你有没有见到Thor。”

Loki坦白得太快,理由又太好,Tony只好摇摇头:“算了你看吧,反正没有什么了。我担心的都发生了。”

“还有的,我们还有希望。阳光会再次照耀在我们身上的。”Loki突然郑重其事地站起来。

Tony以为Loki要搞事,也噌一下起立,对上了Loki的眸子,很绿,很纯粹。

“阳光已经在那里了。”Tony指了指落日,“这是…你们阿斯加德的表达方式吗?”

“不…不是?”阿斯加德银舌头1500年以来第一次被别人咬文嚼字,呆愣愣地看着Tony Stark。

“哈!那就是了,你哥哥是不是一难过就阴天?”Tony一脸欠揍的得意,“你还说你不爱他,你安慰他都安慰成固定句式了~”


“说真的,你当初到底是为什么来地球啊?青春期叛逆?缺爱求关注?吸引哥哥注意力?……”

“我只是为了拿到魔方。”Loki撇撇嘴,考虑要不要再催眠一次Tony。

“理解理解。”Tony拍拍Loki的肩,“毕竟你不会开传送门嘛。”

……







“银河护卫队的飞船在那边。”Tony指着远方的一堆废铁,“看起来他们着陆的不太优雅。”

“你能修好的对吧?”Loki问。

“当然~”Tony往过走着,打算吹嘘一下自己的聪明才智,突然脚步一顿,“你很了解我啊?”

“啊。”Loki点头,“当初我侵略地球的时候,有你们的详细资料。”

“哦?”Tony看了一眼Loki,“有多详细?”

“军火商的儿子,被自己家的弹片击中了心脏,劫持到偏远而黑暗的山洞,看到武器成山堆在恐怖分子家里,无辜百姓为此颤抖丧命。”Loki满意地看着钢铁侠陷入有些怅然的回忆,“于是,绝境重生——I am Ironman。”

“我比你想象中要了解你。”Loki冲钢铁侠翘起嘴角,“不过说真的,你撩过你们联盟多少人啊?Ironman?Sir?Tony?Stark?Tony Stark?Stark my friend?…”

Tony听着Loki把鹰眼,幻视,黑寡妇、Bruce,Nick Fury,雷神…对自己的称呼用低沉磁性的音调一个个念出来,想起Thor曾经的语重心长:“小心恶戏之神的声音,它们饱含魔力。”

那时候Tony回答他:“我会小心的,邓布利多校长。”

而现在Tony只想用个“除你武器”让Loki闭嘴。

“复仇者解散了,没有了。”Tony用手比了个休止的姿势,“联盟什么的,不存在的。”

“那现在你和那个Peter Parker算怎么回事?”Loki看起来真的很疑惑,“情侣档吗?”

“……”

Loki笑笑:“哦,复杂而不可言说的关系啊~”


邪神扳回一局。









最终他们还是决定造一艘飞船。

刚刚靠戳人痛处扳回一局的邪神看着沉默的铁人,讨好地用清洁魔法帮Tony提前清扫了飞船。

飞船焕然一新,Tony表示毫不惊讶:“喔这招Steven也用过。”

“那种粗劣的魔法只能用来对付扬尘!”Loki炸毛,“而我的魔法是建立在现实和虚无之上的,比他的细致的多的多的多!”

“是是是…”Tony笑起来,“你们斯莱特林最精致了。”

Loki对Tony的话半懂不懂:“是精细。”


Tony在银河护卫队的飞船上翻翻找找,修修补补,嘴巴依然闲不下来:“你会变小蝴蝶吗?”

“小什么?”Loki没听清。

“小蝴蝶。”Tony觉得这问题问出来有点羞耻,但他真的很好奇这些巫师的小伎俩。

“不会,我又不是巫师。”Loki一副被冒犯的样子。

“哦…”Tony听起来有点失望,“这样。”



“谢谢。”Tony说。

“谢什么?”

“你治好了我的伤。”

“哦,不客气。虽然你现在才发现。”

“说起来你是被灭霸捅了一刀还活着?”Loki有点敬佩,转而想到了什么,“有人救了你?”

“Steven,用时间宝石换了我的命。”

“你呢?谁救了你?”

“我本来假装用小刀去捅他,假装失败。被拧断脖子,仍在地上。结果爆炸后,被冲击到了虫洞。来了这里。”

“唉…我要是早遇见你就好了…”tony叹气。

“为什么?”Loki觉得自己听错了。

“因为小刀没用啊,早遇见你我能就知道,不如把最后那点能量对准灭霸的鼻孔轰个掌心炮什么的。”

“哦。”

“总比捅刀好。”

“嗯。”






“等等,你在干什么?”Loki看钢铁侠鼓捣自己胸前的反应堆。

“我要用它来给飞船充能。”Tony回答地漫不经心。

“可是我以为你们是连在一起的。”Loki困惑,“就像…就像相互寄生那样?”

“是。”Tony停下手上的动作看向Loki,“我喜欢你的比喻。”

“那你疯了吗?你要用生命启动飞船。为了什么?送我回去吗?你甚至都不知道我是哪个阵营的。”Loki不可思议地看着Tony。

“我知道,你是你哥哥那个阵营的,而你哥哥是我们这个阵营的。”Tony说得仿佛对自己对Loki了如指掌。

Tony也的确说对了。Loki没反驳,问他:“是因为那个小男孩吗?因为他死了?”

Tony没说话。

“你还有其他人吧?好朋友?”

“好朋友双下肢瘫痪,在地球的战场上,生死未卜。”

“爱人?我记得你有个女朋友。”

“我今天上午对她撒了谎,可能是我对她撒的最后一个谎了。”

“父母?家人。”

“死了,死于美国队长挚友之手。但他不是故意的。”

“你真的觉得你可以吗?”Loki犹豫地看着Tony,“我是说,回去继续战斗?”

“当然!”钢铁侠用指尖点点自己的反应堆,发出叮叮脆响,“愤怒是我最好的动力,悲伤让我头脑清明条理清晰,悔恨使我前进…我不能更好了!”

Loki看着眼前慷慨激昂的钢铁侠,想起了不久前缩成一团号啕大哭的人影,想起了不久前的不久前,Thor趴在自己身上呜咽着发抖。




一只半透明金红相间的小蝴蝶忽忽悠悠飞过来,停在Tony眼角的泪珠上。

“骗你的,我会的,我会变小蝴蝶。”

又一只红银相间的小蝴蝶飞过来。绕着Tony转圈圈。

Tony瞥了小蝴蝶一眼,小蝴蝶胸口有个亮亮的小圆圈。

Loki的审美真的比Steven好很多,Tony想。

Tony看Loki伸出手,有点幼稚地期待更多自己配色的小蝴蝶出现。

一个反应堆出现在Loki手掌上方。

“你…?”Tony诧异,“你怎么有这个的?”

“我随身有一个空间,很多我看着不错的小玩意会顺手,嗯,你懂的~”Loki冲Tony眨眨眼。

“不是,我是说你怎么会有这个的?”

Tony把反应堆拿在手上,Mark6,自己攻克钯中毒难题后的第一个反应堆,加了点振金,可以吸收外部能量转化为装甲能量。

给飞船供能刚刚好。

“我之前在你的大厦呆了一段时间。逛了逛。”Loki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。

“逛了逛?!”Tony想象了一下Loki溜溜达达在自己家里转来转去的样子,十分想在眼前笑嘻嘻的小混蛋脸上来那么一拳。

小混蛋点点头,举起右手,摆了一个十分不熟练的中庭姿势:“我发誓我只拿了这个!”

Tony盯着Loki,觉得他现在真像那个惨兮兮口味的薄荷冰激凌,凉凉的,糯糯的。

Tony有点理解Thor了。

“唉…”Tony叹了口气,拿着反应堆,“如果我们回了地球,你乖乖不捣乱,我就给你做一个立方体形状的。”

Loki的眼睛亮了起来,Tony又加上一句:“对,就像宇宙魔方那样的。”




大功告成,一人一神相视一笑。

Tony抬起手,掌心冲着Loki一脸期待。

“不,别想了。”

“来嘛!就一下!”

“不,不可能。”

“来来!来吧!”

Loki抬起手,象征性地碰了一下Tony的手掌。

Tony大力地碰回去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“呃…我打扰你们了吗?”星云的声音从舱门口传来。

“没有。”“没有。”

“太好了。我们走吧。”星云在座位上坐好,抬头看还呆立在旁边的两人,“哦,你们是有打算带我走的吧?”

“是的!还用说吗?”“当然!毕竟你也是银河护卫队队员嘛。”

“不,我是灭霸的女儿。”

气氛略微尴尬,稍微紧张。

直到Loki走过去,顺便拍拍星云的肩:“懂你啦,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嘛。”







Fin












评论

热度(554)